第238章 求救信号

在雪芙蓉和猴子们的大力帮助下顺利帮助中年妇女把钱包从偷包包男手中夺了回来,中年妇女为了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意,特别买了一箩筐的香蕉感谢这一群可爱的猴子们。不一会儿猴子群们簇拥扛着一箩筐的香蕉回到了山洞里头,个个乐呵呵欢蹦乱跳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香蕉,当然高兴着。

雪芙蓉在干了一件好事之后心情也特别高兴,笑容更加灿烂,又看到这一群猴子一群群都如此的兴奋咿咿呀呀叫着、乐着、跳着、蹦着,看得出来他们也特别激动,然后又看了眼郑大伟,虽然这时候的大伟依旧看不到眼前的景象,但是这几天融入于大家、心放开了烦恼自己少了很多,笑容也跟着开了看到郑大伟这么一笑雪芙蓉就放心多了。

不一会儿一群猴子朝着大伟和芙蓉跑了过来,把他们拉着过去群猴身边,群猴们咿咿呀呀又叫又乐的,似乎是希望两人陪伴群猴一起庆祝,今天做好事大丰收。

而后大伟和芙蓉就拿着水果跟着这群可爱的猴子们一起吃了起来,吃着水果心里甜滋滋的。看着这群猴子芙蓉突然有感而发如果有一天离开了,心里会多么的舍不得,但是是不是一辈子都出不去、离不开,一辈子留在这个山洞里头。

夜间时分群猴玩累了就群拥而睡,个个平躺平贴着地而睡,一只一只都睡得很香甜,带着今天获得的一箩筐的香蕉梦而睡。但是,一旁的郑大伟和雪芙蓉却睡不着两人互相抱着望着天静静聊着天。

“虽然我双眼看不到,但是心已经打开了,所以我能感受到这里的星光特别明亮、特别闪耀,星光点点如梦似幻,背井离乡希望的未来却是不得而知。”

雪芙蓉可以从郑大伟所说的这些话听得出来他满满的感概,世事多变、浮生若梦、自己已不是自己,希望却是如此的渺茫,从今以后何去何从。

“但是你放心,无论什么样的境遇,我都会陪着你,一直一直无论多久都有我的存在。有你的地方便会出现一个我,对你始终如一、不离不弃。”雪芙蓉说完牵着郑大伟的手,一句一句真心话安慰着他。或许雪芙蓉对于郑大伟而言已经不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依赖、陪伴,如果说郑大伟这一辈子始终活在黑暗当中,那么雪芙蓉就是郑大伟的一双眼睛,帮忙他带着他过着充满希望的每一天。

“对了,大伟我们会有离开这里的一天吗?还是说这一辈所有余生都只能在这里度过,陪伴着这群猴子过着只有你和我的两人世界。”

听着雪芙蓉这么一说郑大伟突然顿住了,这个问题他从未思考过,因为无论在哪里他的世界都是一个样,一片黑黑暗暗的没有光明可言。但是雪芙蓉不一样,她是为了自己而跟着自己跳了下来,她是受到自己所牵累,所以最对不起的就是她。

如果说雪芙蓉打从一开始从未遇到过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被这些问题所绑住自己、是不是她就会过着另外一种人生,也许选择了自己会是她这一辈子做最错误的选择,那么自己是不是该放手、该让她重新考虑不应该活在后悔当中。

“对不起,如果是因为我让你需要在这里度过一辈子,你会害怕、会无聊、会迫切要离开的想法,没关系你不用管我,反正我对于而言不过累赘,你干脆放弃我吧。”听到大伟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芙蓉惊吓一跳,看来大伟也有想过如果一辈子都离不开,不希望继续拖累自己才要自己想办法离开,但是自己怎么可能不顾他而做自己离开。

自从遇到了大伟就注定了两人相爱的缘分,既然有爱何必在乎多久之后的事情,把握现在较为重要,眼下她最关心的就是大伟的一切包括他还未恢复光明的这双眼睛,这都是她能做的、也得尽量去做的事情。

不一会儿郑大伟就慢慢慢慢躺下来休息了,而雪芙蓉也躺在郑大伟身边休息,雪芙蓉又多看了几眼郑大伟,深情微微一笑。“你放心,如果说这一辈子都离不开这里,那么我们就留下来从年轻到老、从老到死,有你陪着我那么我就做你永远的眼睛,而你便是我一辈子的依靠。今天过完了,希望明天一切都会好,希望明天会更有希望。”

第二天天一放亮,大伟和雪芙蓉就起床了,群猴也纷纷跟着动了起来,跟随着大伟和雪芙蓉往山泉水那前往。清晨洗脸一天精神会比较好,特别是大伟每天用山泉水洗脸伤口似乎就慢慢痊愈了不少,来到这边唯一的值得就是大伟的伤口不但没有恶化反而慢慢好了不少。

“怎么样,经过这几天用山泉水洗脸、草药敷脸,你这张脸看起来伤口自动好了不少,继续下去相信不久之后便会自动长出新皮,毁容对你而言早已不存在了。”

郑大伟赶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觉原本一张脸痛得忍无可忍、痛得生不如死,但是经过这几天精心治疗好了确实不少。或许命运对于自己而言简直是对自己开了一个大玩笑,让自己遭遇假的高晟翰种种伤害,但是却又让自己遇到一辈子最重要的幸福,因为有她的陪伴自己才重新获得活下去的希望,也因为有她自己这张脸才渐渐好的希望。

“谢谢,如果我这张脸可以恢复以往的面容,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你为我付出最多、为了我你算是不辞辛苦。”当大伟和芙蓉沉浸在两人世界当中,这时候两只猴子跑了过来在两人面前咿咿呀呀叫着、神色紧张不已、跳着蹦着似乎是发生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后便转过头指着那边,雪芙蓉看了过去惊吓一跳竟然一只猴子爬到了这么高的树上,如果一脚不稳摔了下来可不得了啊。

“小猴儿乖乖,快往这边爬下来吧,别继续坐在那边,太危险了,快下来吧。”雪芙蓉连忙走了过去,一边站在猴子树下一边对着猴子劝说希望它可以听得懂爬下来才好,但是猴子根本一句都不愿意露出一脸的不屑,但是这只猴子这时候却紧盯着不远处面前站着的郑大伟,猴子微微一笑连忙朝着郑大伟面前飞了过去。

雪芙蓉和猴群都纷纷看了过去,惊吓不已。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这猴子把自己想象成一只会飞的小鸟,但是梦再美现实还是一只猴子啊。“大伟,赶紧张开大手,那猴子朝着你那边飞了过去,只有你可以接住它了。”

听着芙蓉这么一说郑大伟此时也是惊吓不已、着急万分,“怎么会这么想不开,朝自己飞过来,如果自己一个漏接岂不是活活摔死。”郑大伟直接把耳朵打开认真听着,听那一阵飞过来的声音越靠近的方向,而那只飞过来的猴子徘徊在半空中也是大为惊吓,在半空中摇摆不定、哇哇大叫表示自己害怕的心情,这时候靠近郑大伟之时直接狠狠朝着郑大伟头上撞了下去安全着地,而郑大伟则被猴子这么一撞昏倒在地。

“大伟……”雪芙蓉看到昏倒在地的郑大伟连忙追了过来,而群猴也连忙跟了过来,大家看到郑大伟此时昏迷不醒都露出一脸的担心。而后在群猴的帮忙大家连忙让郑大伟平躺在草坪上,希望郑大伟可以赶紧清醒过来被猴子这么一撞不知会有什么状况发生。

临近傍晚日落之时,晚风慢慢吹了起来郑大伟昏迷了将近半天,而雪芙蓉和群猴时时刻刻陪伴着他,这时候郑大伟眉头一皱看来清醒了过来而此时的他眼睛竟然也慢慢打开了……难道,今早这么一撞让眼睛重见光明了。

郑大伟慢慢爬起了身此时群猴看到郑大伟清醒了过来都乐呵呵,这时候雪芙蓉转过头来也看到郑大伟清醒了,连忙慢慢扶着他但是郑大伟却抚摸着雪芙蓉的脸,让雪芙蓉惊吓一跳怎么一碰就可以碰到自己的脸。

“你的眼睛……好了,可以重见光明了!”郑大伟含着泪感动不已点了点头,雪芙蓉也特别高兴连忙与郑大伟两人拥抱在一起。

接连几天过去了,郑大伟现在眼睛确定没问题了,雪芙蓉便对郑大伟提及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原本以为郑大伟如果一直都醒不来的话,她要求助于外面的支援。便把藏身在身边随身携带多年的宝贝拿出来一用!

“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对你而言应该是很宝贝的东西吧!”郑大伟此时恢复了光明,也看到系带在雪芙蓉脖子上的东西,而经由雪芙蓉解释这是自己的求救信号,这个东西会平平安安带我们离开这。

当他们踏上离别的道路之时,猴群们也是跟随在身边,未知就要分离了,就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群猴们,因为郑大伟和雪芙蓉不甘愿就这样局限于现在的生活,他们得离开而且只有离开才可能找回属于自己该过的生活,找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但是就算要离开也得好好跟着群猴们告别,毕竟来到这个地方才明白着有时候动物们相处之间是那么的单纯、无邪,不像人与人之间为名为利营营逐逐到头来大限临头还不是一无所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