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发兵

出征的主力还是岳家军。

按理来说这么大的部队动身根本就是瞒不住。

赵旧用的借口就是部队调防。

大战前的紧张气氛也影响了整个陪都建康府,人们不时地在酒馆茶肆中,看到外边一队队兵马开过。

有北上的淮南军。

有负责调防的淮北军。

也有开赴淮河前线的羽林军。

打的旗号各不相同,可肃杀的气氛让街上的人气都少了不少,粮食物价也上涨得飞快,因为大伙都知道大战快要来临了。

“赵官家这是准备北伐了吧,可北边的蛮子不好打呀。”

“还有,就算是夺回了北方,北方那边都已经快被打烂了,根本上交不了赋税,到时候又在加重咱们江南地区的赋税了。”

“唉,世道艰难,只求着战火不要波及我们江南,多交一些赋税也并无不可,就怕前面的官兵顶不住,导致咱们江南到处失陷,然后被人家屠了城。”

金兵喜欢屠城的消息早就流传在了大江南北!为了让士兵们踊跃参战,赵旧也组织了不少人手宣传此事,确定了大宋用兵的正义性。

大宋积极的准备向北方用兵,也吸引了大批金兵的主力,金国的注意力也放在了燕国和齐国身上。

对于宋军主力的动向,金国保持着密切的关注,不仅让完颜挞懒带着重兵亲自坐镇齐国山东附近,甚至还让金兀术抽调了一个万户的兵马,东进。

这一个万户的兵马来到了燕国前线,不受燕国节制,但是要在必要的时候,负责参战。

赵官家的御书房。

赵旧提起毛笔,下笔如有神,龙蛇飞舞,刷刷刷就写下了几排大字。

团子公公在旁边伺候着,一边研磨,一边道:

“官家,岳大帅刚刚已经带着神武军化整为零隐晦的出兵了,咱们这样不宣而战,必能取得奇效。”

赵旧头也不抬地说道:

“闪电战打的就是速度,岳飞有朕亲入敌营,生擒大将段絮语,并以身饲虎换来的情报,能够轻易拿下大理也不足为奇。

战役的关键还在于西夏,大理国承平已久,除了有一些小的土司作乱,百来年间哪有什么战事。

大理高氏根本不是岳飞背嵬军的对手,朕无忧也。”

赵旧通过大理公主拿到了大理国山川关口的地图,自然是为宋军指明了不少方向,只要稳扎稳打,另现了对方半个时代的宋军,必不能输。

“团子,朕要实行永不加赋,你安排不下去民间宣传一下,朕要好好的刷一波声望。”

赵旧赵官家如是说道。

“啊,官家,您怎能这样做?那以后朝廷还要不要维继了,没有了税收,文武百官的俸禄谁发?朝廷养的百万大军如何维持,上上下下这么多吃饭的嘴,这如何能成?

官家千万不能为了一时的名声,而不顾全这些。”

团子公公顿时被吓到了。

这要是让相公们知道。

非得把教唆的罪名安在自己头上。

自己快要成千古罪人了。

赵旧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把自己写好的奏折递给了团子,言道:

“平时就教你多读点书,永不加赋,而不是永不加税,谁敢偷税漏税,朕就敢动他脑袋,以后的朝廷还得抓紧这些,你还是多读点书吧。”

永不加税的话,赵旧就得被那些相公们将军们合起伙来弄死,谁敢答应?

永不加赋,成全的是皇帝个人的名声,真正的损失有多少?

被吹成千古一帝的康麻子,就是利用这一个语言陷阱,吸引了不少的声望,还成就了自己的名声。

赵旧只是提前拿出来用了而已。

此话可以当放屁。

也可以永远记载在宋赵家祖庭。

就如同那一句不杀士大夫与言官。

就如同那几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中国古代赋和税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赋税制度起源甚早,秦始皇统一全国后,进一步肯定和发展了已往的赋税制度。

“赋共车马、甲兵、士徒之役,充实府库之用。”——即赋供军队需用;

“税给郊社宗庙百神之祀,天子奉养百官禄食庶事之费。”

——即税供国家祭祀,政事需用。

“税”字由“禾”字和“兑”字组成,本意是指的地租;

赋”字由“贝”字和“武”字组成,是在国家对外有战事的时候额外征收的,赋和税,各有用途,征收的办法也各自不同。

康熙所谓的“永不加赋”,是由特定背景缘由的——清朝实施地税、丁银分征。

在康熙年间,人丁增长很快,而这些增加的人口大都不入户籍,这样一来,满清政府对这些人无法进行控制和管理,地方官吏豪绅又乘机压榨,使得贫苦百姓不得不迁徙、流亡,而流动人口日益激增,干扰到社会安宁,引起社会动荡。

但是,“永不加赋”即永不加丁税(人口税),只收田租。听起来不错,然而,实际上并不算是仁政。

在中国历史上两税制,早已将丁税摊派入地租,明中期出现了一条鞭法,将田赋,丁税,杂役等一并征收,满清其实不过恢复明朝旧制而已。

而百姓,或者准确的说是汉族百姓,他们身上的重担其实并没有什么减轻,丁赋少了,但是各种税收更加沉重。

汉族百姓必须养活那数量越来越庞大的八旗子弟,供他们白吃白喝;

还有后来的摊丁入亩其实把丁赋加到田税上了,根本算不上减少,而且面对满清政府越来越大的开支。

加之清朝中后期土地兼并,农民手上的田地越来越少,于是各种税收也比之前更多更高了,汉族百姓的日子也更加不好过。

从贫苦的农民身上又能榨出来几两油呢?

而且大宋朝本身注重的并不是完全依靠地租,相当一部分经济是来自于商税,赵旧的想法和那位康麻子可不同。

一方面大宋不需要圈养庞大而臃肿的皇族和八旗子弟,所以,赵旧打算逐步地用商税代替田租,是大宋的老百姓看到切实的利益。

等到经济发展起来,赵旧就打算彻底免去田租,实现天下无田租这一超前构想。

但是这一步却要很久,而永不加赋这一条则可以马上实行,赵旧需要用他的声望推动宋国这一战争机器,获得庞大的战争红利。

只要完成前期的资本掠夺,大宋可以宣告进入半资本半封建社会,这一切的前提是需要大宋成为一个商业极其发达的国家。

就像四川张浚那时居然抽掉了五年的赋税,来维系战争,底下的老百姓也是苦不堪言,就留下了一份口粮,把身家性命都舍出来了。

幸好大宋在西北打赢了。

风险全部给老百姓分摊了,要是打了败战,那些四川的老百姓更是雪上加霜啊。

赵旧对团子公公解释了一番,团子公公这才幡然醒悟,赵官家也对承诺过了,虽然现在给不到百姓确实的利益,但以后他会给予补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