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如实回答

清晨,玉灵国,玉灵宗。

凌雪儿的阁楼内,凌雪儿站在窗前,忧郁的看向窗外。

她着实为林峰担心,林峰已经失踪三个多月,至今鸟无音信。

破碎之地试炼结束当天,天凌雪儿与张大钟还有王小天互换了传音符。

但直到今天,王小天与张大钟也没有与她联络,显然,他们二人也没有林峰的任何消息。

只要是超过灵海期修为的修士,都无法进入破碎之地内,即便是压制修为到灵海期也不行。

不然,凌雪儿早就进入破碎之地去寻找林峰,她始终坚信,林峰不会轻易陨落在破碎之地内。

此时,一只百灵鸟快速飞来落在窗户上。

凌雪儿双眸一亮,急声问道;“小百灵,有没有林峰的消息?”

小百灵左右扭了扭鸟头,凌雪儿双眸中的光彩略显暗淡,她重重呼出一口气。

自从两个多月前,凌雪儿在林峰洞府门前偶然碰到小百灵,就将小百灵带到了她的住处。

从此以后,小百灵每隔几天就飞回来一次,像是给凌雪儿报信,但小百灵每次回来,只带给凌雪儿失望两个字。

凌雪儿出了阁楼,驱云飞向玉灵宗山门。

中天城。

炼药师联盟庞大建筑顶层,一间宽敞的客厅内。

“雪儿拜见老师。”

对着主位上一名慈眉善目的老者,凌雪儿深施一礼,随后对着一名银色锦衣青年微微施礼,说道;“见过师兄。”

“师妹客气了。”青年礼貌性抱拳还了一礼。

“你这丫头架子可不小,一晃几个月,都不来看看我老头子。”老者手抚胡须笑着打趣道。

“老师又取笑我,以后雪儿经常来拜见您就是了。”

“有你这句话为师就很高兴了,快和为师说说,这段时间,你的药剂术有没有长进。”老者话锋一转说道。

“老师您看,这是我不久前炼制的。”

一提到药剂术,凌雪儿来了兴致,她取出一个精致的玉瓶,快走几步递到老者手里。

老者扫了手中玉瓶几眼,花白的眉毛微微一挑,如浩瀚星空般的双目中闪过一道精光,惊讶道;“清灵浆!这可是二品高级疗伤药。”

凌雪儿微笑不语,静静等待老者对药剂做出详细点评。

老者打开玉瓶,只闻了一下就将玉瓶封好,赞许道;“药液精纯杂质极少,药力充足稳定性很好,多种药液计量配比恰到好处,上品!”

“丫头,为师很惊讶,你这么快就达到了二品高级药剂师的水准,比为师的预测,起码提前了一年。”

听到老者肯定的点评与表扬,凌雪儿有些得意,甜美一笑,说:“雪儿在药剂术上能有今天的成就,都是老师教导有方。”

“呵呵,你这丫头,又给我带高帽子。”

老者呵呵一笑十分高兴,随即对着一旁的青年,微笑道;“韩愈,雪儿已经追赶上你,你可要努力了。”

韩愈恭敬的说道;“弟子谨记,不过,师妹天资过人,在药剂术上的造诣不在弟子之下,不久的将来就会超过弟子。”

老者手抚胡须微笑不语,看他表情,也赞同韩愈的话。

“师兄过谦了,师兄一年多以前就达到二品高级水准,以师兄在药剂术上的过人天赋,用不了太久,就能踏入三品药剂大师的行列。”凌雪儿微笑道。

韩愈苦笑摇头道;“师妹不知,我已经多次尝试提炼三品低级药液,毁掉了不少灵药,却未成功一次,更何况是三品低级成品药剂。”

老者微微点头说道;“药剂术,每一个小或大的品阶提升,对灵魂力的操控力都要严格不少。”

“雪儿,以你炼制的清灵浆来看,你应该能有三成的成功率,这大半年时间,你的药剂术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凌雪儿美眸流转,说道;“什么都逃不过您老人家慧眼。”

“前段时间,我与一名药剂师交流药剂术,从中得到了很多启发,所以,药剂术才能快速精进。”

“哦?看来此人在药剂术方面有独到的见解,恐怕也不是无名之辈。”老者大有深意的追问道。

“此人叫林峰,其实,他只是玉灵宗炼灵峰的一名内门弟子。”凌雪儿如实道来。

“林峰!内门弟子?以灵海期修为,在药剂术上就能指点老夫的徒弟,这林峰的师傅,肯定是一名药剂宗师。”老者很惊讶道。

“我也问过林峰,但他没有告知他老师的名讳,弟子也不好继续追问。”凌雪儿一五一十的回答,不敢有所隐瞒。

老者手抚胡须微笑点头,也没有刨根问底意思。

一旁的韩愈,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暗暗自语;“如我所料,看来,师妹与那林峰间的关系很不一般。”

仙海岛,猎海城。

一夜马不停蹄的赶路,清晨过后,林峰走进了猎海城,这座城市不算很大,也就万人的规模。

街道两旁都是出售凡人生活用品的店铺,没有一家店铺出售修士用品。

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嘈杂,大多数行人都是渔民或商人打扮,还有不少乞丐和小偷。

时不时会见到看上去纪律十分严明,腰挎武器的凡人士兵队伍在城内巡逻维护治安。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因为讨价还价而争吵的人,还有一人当场抓住小偷,在大街上就与小偷大打出手。

而巡逻的士兵见到后只是出言喝止,跟本没有上去抓贼的意思。

等巡逻队走后,那人挽起袖子脸红脖子粗的与小偷继续开干。

过往的路人对此现象都是见怪不怪,很明显,这猎海城的治安混乱。

林峰早就发现,在城市中心区域的城主府内有四名修士,一名灵海初期,其余三人都是灵脉期大圆满的修为。

猎海城附近灵力稀薄,跟本不适合修士长期居住修炼。

林峰猜测,这几人应该是某个宗门派来处理猎海城事物的修士,所以,仙海岛上一定有修仙宗门。

不到一刻时间,林峰就到了城主府外,他毫不犹豫的翻墙而入,轻松躲过十来人的巡逻队,走到一座阁楼前。

阁楼前厅内,四名修士好像正在商议事情,林峰没有兴趣偷听几人谈话,直接推门走进阁楼。

四人见到竟然有生人闯入城主府,都是一怔。

一名身穿金色锦衣,二十来岁的长脸青年,起身怒喝道;“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竟敢擅闯城主府。”

林峰没有理会长脸青年,看向主位上一名蓝色锦衣的中年人。

林峰微笑道;“这位道友,林某有些问题,希望道友能如实相告。”

听到林峰的话,三名灵脉期大圆满的修士,脸上都露出玩味的笑容。

虽然他们没有神识,看不出林峰的修为,但他们跟本没感受到林峰身上有灵压的存在。

来人分明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青年,竟敢大言不惭的称呼城主为道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一名十八九岁的紫衣青年,说道;“小子,你能不惊动城主府内的巡逻队来到这里,应该有些三脚猫的功夫。”

“还不快给师兄赔罪,说不定,师兄一高兴就赏你口饭吃,让你加入城主府禁卫军中。”

同样没有理会紫衣青年,林峰依然微笑看向灵海初期修为的中年人。

虽然中年没有在林峰身上感受到灵压,他却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见到林峰鸟都不鸟他,紫衣青年怒了,他失去耐心连话都懒的废了。

他一拍腰间储物袋,取出一把两尺长的地阶低级黑色短剑,抬起手,身体向前一跃,剑尖就到了林峰咽喉处。

林峰站立原地动都不动,跟本没有躲避的意思。

他不动用一丝灵力,只凭肉体强度与力量,就能轻松击杀灵海初期的中年人,更何况是三名灵脉期大圆满的修士。

所以,林峰才敢只身一人闯进城主府。

见到林峰跟本没把短剑放在眼里的模样,绝不像是装出来的,中年人心中突然一紧。

但中年人并没有出言阻止紫衣青年,他要借紫衣青年试探一下林峰,看看林峰如何化解这一剑。

下一刻,林峰全身金光一闪,众人就听到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四人都跟见了鬼似的,呆呆看着剑尖已经弯曲的短剑,而林峰咽喉处连一个白点都没留下。

“我的黑龙剑……”紫衣青年心疼的要死,都要哭了。

这短剑是他花不少灵石购买的地阶低级灵器,现在算是费了。

四人心中都是大惊,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竟然连地阶低级灵器,都难以伤到来人分毫。

“原来是林前辈大驾光临,晚辈几人有眼无珠,还请林前辈莫要怪罪,前辈请上座。”

中年人首先回过神来,他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急忙起身对着林峰恭敬深施一礼,并让出主位。

林峰没有客气,大摇大摆的做到主位上,看气势,很像一名金丹期修士。

此时,四人都以为林峰身上没有灵压,那是他们无法察觉罢了,更何况,灵海期修士也没有如此坚硬的肉体。

“把你的黑龙剑给我。”林峰不急不缓说道。

紫衣青年打了个冷战,他认为,出手冒犯了面前的金丹期前辈,恐怕别想再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以他灵脉期大圆满的修为,若是敢逃跑死的更快。

他一咬牙,快走几步单手将剑递给了林峰,随后回到原位站好,满脸要杀要剐请随便的表情。

其他三人都是像看疯子一样看着紫衣青年,几人都不明白,紫衣青年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在金丹期修士面前摆架子。

“没想到,这小子修为垃圾的很,倒是挺有骨头。”残魂突然传音。

“确实很有骨气。”林峰心中暗道,对紫衣青年另眼相看。

林峰双手分别握住剑身与剑尖,没见他怎么用力,剑尖就慢慢恢复原状,就像从来没弯曲过一样。

包括中年人在内的四人,都傻了。

他们不敢相信,地阶低级灵器在林峰手里就像面条一样,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这还是人吗?

将黑龙剑随意的扔给紫衣青年,林峰悠悠的说道;“你们放心,我和你们没有仇怨,不会对你们怎么样。”

“不过,我有一些问题要问你们,你们要,如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