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琰

,字文姬本为昭姬,避讳司马昭,是我国着名女诗人。她的生年大约在汉灵帝熹平六至七年177-178间,原籍为陈留圉今河南杞县。她的父亲蔡邕字伯喈曾拜左中郎将,史称“蔡中郎”。是蔡中郎的独生女儿,但她这一生却是婚姻坎坷、命运多舛。

出生前后不久,家门遇到不幸。汉灵帝光和元年178七月,蔡邕任议郎,应密诏,因“讥刺”宦官及其亲属获罪,被关进洛阳狱。以“仇怨奉公,议害大臣,大不敬”的罪名判处“弃市。”幸亏“为人清忠奉公”的中常侍吕强为之求情,皇帝才下诏“减死一等,与家属髠钳徙朔方”。这时,才一岁左右。

蔡邕徙朔方共九个月,于公元179年4月被赦。继而又得罪了宦官集团,在江浙一带过了十二年“亡命江海”的生活。“亡命”结束时,已有十、四五岁了,可知她的童年时代,一直与忧患相伴。十六岁192时,嫁给了河东人卫仲道。在这之前,发生了外戚与宦官火并和董卓率西凉军入洛阳作乱的事件。蔡邕因被董卓胁迫利用过,所以董卓在公元192年被诛时,他也被司徒王允问罪,关进监狱,并于这一年的夏天,死在长安狱中。在十六岁至十八岁期间,因夫死无子,只得归宁于家,回到原籍娘家居住。

到了兴平年间194至195,也就是十八、九岁时,为胡骑所获,饱受凌辱和鞭笞后,流落至南匈奴,被左贤王纳为妃。在胡中十二年,生二子。想当初昭君和蕃是自愿报名去的,名利捞了不少,却还是由于远适异域,生出无限凄凉。而被掳入匈奴的蔡文姬此“嫁”,该是多么的无助与无奈。这一嫁,胡地风霜就考验了她十二年。在这十二年中,她饱尝了思乡的痛苦,也为左贤王生下了两个可爱的儿子。在蔡文姬嫁入异乡为异客的十二年中,曹操扫平北方群雄,挟献帝以令诸侯。当曹操得知蔡文姬流落南匈奴的消息后,因为他“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

蔡文姬和左贤王共同生活十余年,夫妻感情尚可,两个儿子天真可爱,她所痛者,主要是胡人的语言、饮食生活习惯、北方的风霜萧条,都让她备感不适,加之思乡思亲之情日切,常有梦回故乡之念。而当曹操遣人来赎她归汉时,她又陷入两难:“回归故土”与“母子团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也是回中原还是继续留在匈奴虽说左贤王摄于曹操之威,不敢强留于她,但决定权应全在她之一念之间别夫离子,文姬虽伤痛而“崩五内,恍惚生狂痴”,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归乡。此一决定,于今思来,怎么想都觉得有些悖母性常情,也注定增加了她后半生“怀忧终年岁”的悲剧色彩。

蔡文姬随使臣回到故乡陈留,却已是家人皆无,庭院破败,无落身之处。所幸经曹操一手操办,约三十五岁的蔡文姬又嫁给了二十余岁的屯田都尉董祀。蔡文姬嫁给董祀时,董祀风华正茂,也是一表人才,而她却已是三嫁之妇,且二嫁还是掳掠为胡妇,因此虽托命于新人董祀,难免不被新人鄙贱“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励。流离成鄙贱,常恐复捐废。”在自卑、担忧与对两个在胡幼子的想念中,她在精神上还是饱受着孤独悲伤的折磨,时常神思恍惚,这也让新夫心生厌烦。只是董祀慑于曹操之威未敢造次罢了。

已是多灾多难的蔡文姬,回乡新婚后还没获得真正的幸福,却又迎来了更大的不幸:婚后次年,她的丈夫董祀又犯法当死如果失去这个丈夫,她未来的日子将会怎样柔弱的蔡文姬决定为扞卫自己的新家庭完整搏上一搏。她立即蓬头跣足去见曹操,曹操此时正在大宴公卿名士及远方使驿,听说蔡文姬求见,就对在座的说:“蔡伯喈之女在外,今为诸君见之”曹操本来是想为大家引见一个故交家的才女,没时到蔡文姬“蓬首徒行”走上堂来,“叩它请罪,音辞清辩,旨甚酸哀,众皆为改容”,法度肃严的曹操为其言感动,又念及自己昔日与蔡邕的交情,想到蔡文姬悲惨的身世,倘若董祀被杀,文姬势难再自存,于是立刻派人快马加鞭,追回死刑令,免祀之罪。时值严冬寒冷,曹操见蔡文姬蓬首跣足,心中不忍,特“赐以头巾履袜”。

据外史记载,被妻子从死亡边缘救回的董祀,感念妻子救命之恩,对她爱敬日增。夫妇俩也因此看破官场,董祀辞去官职,二人携手归隐山林。一次,曹操南征路过二人居所,还特地去看望他们。然而史实却似乎并非真的如此浪漫感人。

据晋书;nbsp;;nbsp;列传第一;nbsp;;nbsp;后妃上记载:司马懿长子司马师之妻羊氏“讳徽瑜,泰山南城人。父衜,上党太守;后母陈留蔡氏,汉左中郎将邕之女也”。这里忽然又出现了一个三国时嫁给上党羊太守的蔡邕之女,而根据后汉书记载,文姬归汉前,蔡邕的后人仅有蔡文姬在世,故曹操痛其“无嗣”,才赎其女儿文姬归汉;曹丕在其蔡伯喈女赋也如是说。而蔡文姬也自述其归汉后“既至家人尽,又复无中外”了,也就是说,别说是家人,就连亲戚也没有了。那么,这个司马师妻羊氏的后母蔡氏,即羊太守的续弦妻子只能是蔡文姬了。如果这种推断属实,则说明蔡文姬并没有与董祀白头偕老,她在董祀之后又四嫁上党羊太守,其婚姻之途,再遭坎坷。

;